疫情下的“云复工”商场“柜姐”直播带货谁是下一个李佳琦?

当晚,一家名为TAXX的上海酒吧在直播平台上进行了一次新的尝试:戴着口罩的DJ们对着手机屏幕隔空打碟,超过7万名观众在屏幕另一端跟着音乐舞动——“云蹦迪”概念横空出世。

随后,五花八门的“云”上生活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云健身”、“云上课”、“云卖房”、“云柜姐”,甚至是“云睡觉”、“云喝酒”……

以“云”之名、以直播为主要载体的线上交互场景,似乎成为了疫情下各行各业的一个新出路。一时间,仿佛人人都从线下走到了镜头前。

值此之际,澎湃新闻·湃客与第六声 Sixth Tone 联合推出《疫情下,“云复工”的“李佳琦们”》系列纪录短片,讲述传统行业在特殊时期转型线上的故事。本集将聚焦美妆导购这一群体。

周六的午后,本该是上海新天地广场最热闹的时候,但2月中旬的这一天,这里却几乎看不见顾客的身影。门口的保安站上许久,才能等来一两位进门、需要测量体温的顾客。

此时,位于商场三层的一家护肤品专柜可能是唯一稍有人气的地方:那里的“柜姐”们正在为一场即将开始的三小时直播做着最后的准备。

两周前,公司就针对直播为“柜姐”们开展了线上培训。但是第一次面对手机屏幕而非顾客卖货,她们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

90后电商总监丁了了直播经验丰富,她为“柜姐”们做着最后上阵前的辅导:不要害怕出错,现场出些小意外,在观众看来反而会更加亲切自然。“即便是家里的小孩子跑过来跟你捣蛋,这个也会有很多人看的。”她这样告诉同事们。

在丁了了看来,线下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对于公司员工尝试线上反而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毕竟就在美妆行业中、在相同的路径上,已经出现过李佳琦这样的成功典范。

持此看法的人并不在少数。据媒体报道,此前,包括杭州银泰百货、北京华润五彩城在内的一些商场,也曾带动多家品牌的专柜导购,发起直播卖货的活动。

今天的“主播”之一唐惠,是该护肤品品牌另一家门店的Spa培训师,平时主要对接的是酒店等B端客户,很少直接接触消费者。当公司鼓励转型线上,她一开始有些抗拒:“理疗师注重服务,美妆导购专注销售,我觉得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但唐惠还是愿意做些尝试。眼下,她和同事们正围在一起,一边商量,一边回忆培训时讲过的直播技巧。不过,不知是误点了哪里,没等她准备好,直播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不是吧,这就开始啦?”她有些慌乱,急忙摘下围巾,按照同事的建议把手机架摆到店门口,看了看画面发现光线不太好,又赶忙将它撤回到货架前。

“没关系的,你甚至可以对着镜头说,哎呀我这个直播怎么就开始了,”丁了了站在一旁鼓励她。但显然,唐惠还无法做到游刃有余。稳住呼吸,她对着镜头里的观众们打了第一声招呼。

门店的另一角,另一场直播也在同时进行,担任“主播”的是线下渠道销售经理周秀梅。她语速虽快但咬字清晰,这得益于她十五年的线下销售经验。比起唐惠,她这一组的准备也充分许多:直播前,她已经提前设计了脚本、记录了折扣信息。

在周秀梅看来,线上销售会让顾客损失触觉和嗅觉的体验,因此,如何生动而有逻辑地传达产品体验变得尤为关键。“李佳琦、薇娅的直播专业度很高,也是源于他们过往在线下的一些积累。”她说。

试播了一会儿,唐惠决定暂时停下来,先去观摩周秀梅那一组的直播。比起平时线上的培训课,她觉得现场的示范更能给她启发。

周秀梅认为,美妆导购变身“云柜姐”,不仅是疫情期间的权宜之计,更是朝着线上发展这一大趋势迈进的重要一步。“疫情促使我们快速地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快速地去测试这件事情到底能不能做。”她说。

到底能不能做?唐惠暂时没有答案。借鉴完别人的经验,她又重新架起手机,坐到了直播台前。

“现阶段大家待在家里很无聊,”她说,“做直播就当作培养一个新的兴趣爱好,万一成长为另外一个李佳琦或薇娅了呢?”

疫情期间,“云上”复工看似成为了许多产业在遭遇冲击后的一次破局尝试。尝试意味着生机,但究竟是长久之计、还是昙花一现,答案或许还需要更多时间来显现。但无论如何,早日摘下口罩,是所有人共同的期盼。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疫情下的“云复工”商场“柜姐”直播带货谁是下一个李佳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