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了支付宝、微信的“收钱吧”闯关创业板能成功吗?

在线下商户用手机扫码收付款时,你可能听到过“收钱吧到账X元!”的播报声。如今,该收款设备的服务商“收钱吧”,正计划在A股上市。

近期,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了《中金公司关于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收钱吧拟在A股创业板上市,相关项目辅导已于2020年12月开始。

你可能还没有听过“收钱吧”这个名字,但实际上,作为聚合支付头部公司,成立7年的收钱吧,服务商户数已超过400万,平均每分钟服务逾2万人次。其快速发展的背景之一,是我国条码支付仍未完全互通,收钱吧“统一”了支付宝、微信、银联等巨头,让用户无论使用哪个App都可以支付。在商户体验方面,收钱吧也做了许多优化,据一位销售人员介绍,其语音播报就可以帮商户起到防漏单、逃单的作用。

不过,不受牌照约束的聚合支付行业,近年在发展中也出现商户审核不严甚至沦为洗钱工具等问题,多次出现在公安机关侦破的大案通报中。业内人士认为,如何进一步提升合规性、优化服务、维持商户触达率、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等,是收钱吧面临的“考点”。

收钱吧全称“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中金公司上述报告显示,收钱吧是国内领先的数字化门店综合服务商,以移动聚合支付服务为基础,为商家提供智慧门店系统、营销推广服务、共享充电宝等智能化、综合化、多样化的增值服务。

聚合支付是在移动支付普及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有了聚合支付,商家无需再问“用微信还是支付宝”,只需出示一个二维码,就可支持当下主流的第三方支付方式,同时商户可以轻松实现查账对账工作。

据公司官网介绍,收钱吧服务商户数已超过400万,产品覆盖境内660个城市,日均服务人次3200万。照此计算,收钱吧每分钟服务人次超2.2万。

作为创始人兼董事长,也是收钱吧大股东的陈灏,持股比例为31.01%。陈灏还有一个身份,是拉卡拉的老将,曾带领团队开拓拉卡拉线下收单业务。他还曾供职于证券行业、中国银联等金融机构。

“按照陈灏的构想,收钱吧要在未来成为移动支付领域现象级的企业。”2020年初的一则报道显示,彼时收钱吧已获得四次融资。据企查查,2020年8月,收钱吧进行了第五轮融资。

五轮融资中多路资本云集,包括恒生电子、中金资本、灏源资本等,还有拉卡拉系的考拉基金。在第五轮融资中,拉卡拉也直接参与投资。

最新股东名单显示,收钱吧持股5%以上的股东为陈灏、上海喔噻投资中心(有限合伙)、SVVIHK I Limited、杭州中金锋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上海德天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 。

2020年12月,收钱吧注册资本由2.403亿元增至3.675亿元,增幅达52%;企业类型也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收钱吧为何能快速开辟市场?业内人士表示,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没有进行下去,是聚合支付(也被称为第四方支付)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其最初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

近年监管多次发声推进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不过仍有阻力。“当码牌变成了一项共有的基础设施后,整个商业逻辑就发生了变化。前期花费大量资金和人力成本铺设终端的机构,其基础设施直接被其他竞争对手共享,等于为他人铺路,前期集聚起来的用户黏性也会被抹平。”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

另一原因则是第三方支付涉及资金,令监管更加重视,而聚合支付是非持牌机构,今年才有备案式文件出台。

“受到更多约束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大范围向商户推广、布设设备时相对束手束脚,所以造就了第四方支付的崛起。”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贝壳财经记者称,加上线下真实商家仍可掌握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手中,能绕开银联主导的银行卡收单这套体系,自己更有话语权,基于这个土壤聚合支付能持续生存到现在。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贝壳财经记者进一步表示,聚合支付机构仍在市场“吃香”的原因,也在于其是很好的“中间者”及给商户较优的体验感。

“对于中小商户而言,支付机构本身很难一个商户一个商户拓展,通过聚合支付能拓展到更多商户,这是聚合支付独特的能力。对商户而言,只需要摆聚合支付一个设备,免于摆更多的终端,体验感会更好。”黄大智还提到,聚合支付在界面、语音播报等方面做了很多体验上的优化,且现在不单是做聚合支付,也延伸到SaaS服务领域。例如在餐饮领域,通过一个设备,商户可以享受点餐等一系列服务。

贝壳财经记者此前添加为好友的一位收钱吧销售人员,在朋友圈宣传产品时,还提到语音播报帮助商户防止逃单漏单的作用。据其发布的内容显示,一位男士用提前准备的支付页面截图“购买”高档烟,成功骗过老板,而收钱吧的收钱音箱,以“0.15秒极速语音播报+金额显示屏”方式,双重确保每一笔付款都到达商户账户。

不过不受牌照约束和监管的聚合支付,近年在发展中也出现商户审核不严,甚至沦为洗钱工具等问题,出现在公安机关侦破的大案通报中。

公开报道显示,2020年9月,宿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犯罪嫌疑人雇佣技术员投资成立“世联付”、“大星”等资金支付通道平台,联系对接赌博平台与跑分平台从中抽取手续费,并分发给境外团伙进行管理运营,非法获利数百万元。10月,惠州市公安机关宣布侦破首例利用USDT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7人。

在商户审核方面,新京报曾于2019年调查中发现,部分聚合支付机构存在追求利润而轻视商户审核的问题,其中就包括收钱吧。前述销售人员彼时称,可以实现全程线分钟即可办理。

2020年8月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要求从事收单外包服务的机构在备案后才能够进行服务,此举被业内评价为“聚合支付迎来‘牌照’时代”。2020年9月,收钱吧成为首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企业。

不过收钱吧还面临不少“考点”。王蓬博分析称,收钱吧虽是行业头部公司,仍要考虑如果没有补贴,或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侵蚀市场份额,在这些情况下如何维持商户触达率,以及与第三方支付保持怎样的竞合关系等。此外,二级市场投资人需要看到利润增速回报,公司有无新的利润增长点也很重要。

一位支付机构人士提到,一些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也开始自营聚合支付业务,与聚合支付机构“正面竞争”。此外,近两年支付机构在资本市场较为活跃,在收钱吧之前,银联商务、连连支付母公司相继宣布拟登陆科创板,未来预计将有更多的支付机构谋求上市。但是监管也趋严,合规性要求会越来越高。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统一”了支付宝、微信的“收钱吧”闯关创业板能成功吗?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