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挥刀罗永浩的手机梦终于落幕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1日电 (记者 张旭)坚果手机将退出历史舞台——“罗老师,坚果没了。”近日,众多粉丝纷纷跑到罗永浩微博下方留言,还有很多人希望他把手机团队再买回来。

虽然罗永浩微博的认证至今仍是“锤子科技CEO”,但即将消失的坚果手机,和他已再无关系,对于传言,他保持了沉默,继续在抖音直播间卖着小米手机。

罗永浩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情怀”成就了他的高光,也埋下了败北的伏笔。

2012年,乔布斯的iPhone4S如日中天,雷军的小米刚起步不久。也是在这一年,罗永浩拒绝了小米的邀请,投身手机行业,创立锤子科技。

2013年,锤子科技第一款手机尚未发布,罗永浩已经放出豪言:“我会努力把锤子做好,将来收购不可避免走向衰落的苹果,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锤子科技自此有了“苹果母公司”的称号。

2014年5月,锤子科技发布了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用罗永浩的线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在这部手机上,罗永浩的“情怀”体现得淋漓尽致。

T1采用了优雅但易碎的玻璃机身,遵循对称美学的音量键设计,就连秒表音效都是罗永浩买块秒表在录音棚录的,这样的细节打磨还有很多。也是在这场发布会上,罗永浩说出了那句后来被锤粉津津乐道的金句:“我不在乎输赢,我就是认真”。

T1凭借对设计的追求,击败iPhone6,成为第一款获得IF设计金奖的国产手机。但对工艺要求过高,导致用户支付定金几个月后才能收到手机,这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几乎是场灾难。加上高达3000元的起售价远远高出其他厂商,锤子手机刚刚出征就遭遇滑铁卢。

2015年,锤子的第二款手机T2问世,设计上的优点依然在,但是硬件配置却足足落后其他厂商6个月,这意味着T2刚刚上市就面临淘汰。T1和T2的销量分别定格在了25万台和19万台,远远不及预期,这给了锤子科技很大的资金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锤子T1发布前,罗永浩曾经撂过狠话:“锤子手机价格不会低于2500元,谁降价谁是孙子”。虽然发布价格高达2980元,远超一众国内同行,但仅仅一个月就宣布大降1000元。这让首批支持罗永浩的用户十分不满,罗永浩也因此被称为“公孙浩”。

这次打脸事件,体现的是商业和情怀的冲突,这一冲突,后来也贯穿了罗永浩创业的全过程。

先是在2015年发布了走量为主的千元机坚果U1,这也是第一款以坚果命名的手机。2016年,又推出了把硬件堆到顶点的锤子M1。这一代的Smartisan OS越来越成熟,还推出了不少特色功能,比如用于文字处理的“大爆炸”后来就被各家厂商模仿。

事实证明,M1在商业上是成功的,凭借出色的性价比和系统体验,M1把锤子科技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但在罗永浩看来,M1上借鉴了太多iPhone 6S的设计,凸起的摄像头也无法让他满意,因此M1又被他称为“锤子工业史上的耻辱”。这个称呼,再次得罪了大批锤子的粉丝。

2017年,锤子的手机部门更名为坚果手机,并在当年发布了锤子科技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坚果Pro,销量一举突破百万台,并顺利拿到10亿元融资。正当锤粉觉得罗永浩和锤子科技“成了”的时候,命运却再度发生了转折。

2018年5月,锤子科技在鸟巢开了发布会,如此高调的发布会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但是2个小时的发布会,新机坚果R1只占了20分钟,而占据发布会主要时间的TNT,系统不够完善,一个简单的加减乘除,罗永浩在台上说了半天都没有识别成功。罗永浩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喊“理解万岁”,这个画面也成为B站上罗永浩的名场面之一。

投入大量资源的TNT并没有给锤子带来盈利,反而成为压垮锤子科技的最后一根稻草,2018年,锤子拖欠工资和破产的传闻不绝于耳。2019年初,字节跳动成立新石实验室,以原锤子团队为核心,原锤子科技CTO吴德周任总裁,至此,锤子科技正式被字节收购。只是,团队里已经不见了罗永浩。

这段创业史给罗永浩带来的是数以亿计的债务,后来他写了一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他表示已经还清3亿元左右的债务,剩下的债务哪怕“卖艺”也会还完。

再后来,罗永浩开始在直播间卖起了其他厂家的手机。但在发微博时,罗永浩用的一直都是坚果R1,他自己操刀的最后一款手机。

在罗永浩离开后,坚果团队一共发布了三款手机,市场反响不温不火,其中最近的一款是坚果R2。在相似的硬件配置下比竞品价格高出上千元,销量惨淡,与TNT组成的套装更是无人问津。近日,坚果手机不得已宣布,将在1月20日全线元。

只是那时还没有人想到:坚果手机要退出历史舞台了。1月17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决定将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教育硬件团队,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显示器等产品。

1月18日,坚果手机官方微博也表示:为了增强教育硬件团队的研发能力,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共同组成大力智能团队,专注教育硬件。坚果手机用户的服务将不受影响,售后和系统维护会继续,并且会持续探索 Smartisan OS的创新机会。

据市场调查机构IDC数据,2018年到2020年第三季度,中小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从12.5%下降到了2.5%。同期,华为、小米、OPPO、VIVO的市场份额则从78.3%上升到88.7%。换句话说,手机市场,马太效应加剧,留给中小厂商的空间越来越小。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关掉坚果手机业务,投身教育硬件,是防止继续亏损的最好办法。疫情影响下,线上教育的需求日益增长,教育硬件也搭上了东风。IDC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平板的总出货量接近440万台,预计2021年会达到470万台,市场前景欣欣向荣。

罗永浩曾放话,锤子团队“设计能力过剩”。字节跳动决定把团队的资源投入教育硬件,加上团队的设计能力,能否在强者林立的教育领域争的一席之地,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只是无论如何,没有了手机业务的坚果,都已经和罗永浩再无瓜葛。(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字节挥刀罗永浩的手机梦终于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