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合成

本周,西部战区动作不断。先是新疆军区某快反部队的合成团从“圆脑袋”换成了“方脑袋”15式,后有“拂晓雄关”99A再次千里机动奔赴至热钦山口。随着新疆军区完成新一轮编制体制改革,中印边境的机械化部队正迎接一次大规模机械化装备换装。

临近年末,新疆军区各个部队新装备纷纷亮相拜年:有的火力团换装了PCL181车载榴弹炮,有的合成团换装了15式坦克,有的轻型高机动步兵团换装了三代猛士,99A也再次现身热钦山口,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在完成编制体制改革以后,新疆军区的装备正迎来一波大的装备更新。受备战、部队驻扎分散、编制体制特殊等一系列条件影响,新疆军区是我国较晚进行编制体制改革的军区。按照我军正常的军改合成旅化改编,一般机械化程度较高的机步/装甲师会直接被拆成两个合成旅,其中一个以师部为主进行改编,另外一个以团部为主进行改编。新的两支合成旅再根据部署地域需求和之前部队装备的武器来确定这个旅的编制是重型旅、轻高机还是中型旅。比如原来的老的坦克6师,改革以后就变成了一个重型旅和一个中型旅。不过,新疆军区的4个三作战团制步兵师部署地域较为分散,应对的方向多,机械化程度不一,加上2017年以后战备的需求,很难像内地步兵师一样方便的进行“一拆二”。

老装甲团坦克缺编19辆,步战缺编8个连,在新疆的部署能力有限,部署地域分散情况下很难进行内地式的合成旅改革

新疆军区在改革前,机械化质量大抵和印军相同,数量也大致和部署在一线的印军相同。新疆军区有四个师,其中在一线应对印军的部队有两个机步师和若干边防团。在本轮编制体制改革前,新疆军区对抗印军的机械化兵力总数约为4个装甲团,2个轻型机步团(装备92式步兵战车)。其中一线辆步兵战车。

我军兵力看起来不多,不过印度受自然条件限制,中印边疆西段部署的机械化兵力也不多。印度在中印边境西段的机械化部队主要以14军步兵三师坦克团和独立装甲254旅和军属炮兵旅为主。254旅下辖两个坦克团和一个机械化步兵团。机械化步兵团装备60辆俄制BMP-2步兵战车,坦克团装备59辆T-72M1式坦克。因此印军在中印边境地区常年部署的机械化装备大概是180辆T-72M1坦克和60辆BMP-2步兵战车,我军相对印军,有数量优势。

和田的老坦克部队,本轮中印对峙,双方基本上是以存在资产来制定作战预案 图源:新华网

面对中印边疆西段的现实军事需求、以及我国整体“东攻西守”的局面,在近年来的改革中,新疆军区在编制体制改革上形成了“合成师-合成团-合成营”的特殊编制体制。新的编制下,新疆军区依旧保持4个师的总体兵力不变,但下辖的各个步兵师在改革中转型成合成师,下辖的团级单位也改革成合成团。

新疆军区的坦克部队编制大幅度缩小,从4个装甲团转变为3个重型合成团,但是机械化部队编制大幅度上升,从原来的两个轻机步团上升到3个中型合成团,同时在两个次要方向新增两个轻型高机动步兵团。新的重型合成团下辖3个合成营,每个合成营下辖一个装甲连,两个装步连。装甲连按编制拥有14辆坦克,装步连拥有13辆步兵战车。不过,和过去下辖3个坦克营,一个装步营的装甲团相比,新的合成团只下辖坦克数量从93辆下降到大幅度下降到42辆,但步战数量从31辆上升到78辆,同时火力营自行火炮数量、侦察部队编制、防空编制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整体机械化装备数量配比有所提高,部队的效能也有所提高了。中型团的编制和重型团一样,但是每个营14辆坦克将会换成14辆突击车,大体编制和内地相仿。

在具体兵力组成上,新疆军区从原来的“坦克多、摩步多,炮少步战少”,改革为了“坦克少,人多、炮多步战多”的新面貌,反应出我国编制体制改革上的积极改革和锐意进取。新的编制下,我军坦克数量锐减至原来三分之一(原4个团12个营36连372车,现在3个团9个营9个连126车),如果计算和坦克数量相仿的126辆突击车,则整体突击武器规模下降了大约三分之一,从372辆下降到252辆。不过,虽然坦克数量大幅度下降,但新编制下,步兵载具的数量大幅度上升,由原来的约248辆大幅度提高到了468辆,同时,新编制下,我军还会大量装备“装甲猛士”,进一步提高了机械化率。

在实际接触中,印度往往依靠部分地段地理环境对我国的优势,集中兵力,在非热战环境下和我边防守备部队搞大小摩擦,搞冷兵器格斗,建立非法据点。在这种情况下,我军面对印军的小规模攻势,更加依赖机械化载具的机动能力进行战场投送,同时利用车载火力威慑缺乏载具的印军摩托化步兵。

新的编制下,新疆军区的火力也大幅度得到了提高。整体部署上,印军在东西两段都处于依托坚固据点防守的态势。双方往往要在预设战场进行战斗,典型的预设作战地域如班公湖以南的热钦山口并不适合装甲兵团展开旅一级攻势。在这种态势下,我军应该发挥机动优势、火力优势,在预设地域打击印军冒进部队。因此,在本轮改革中,我军提高了火力比重。

新疆军区新编制下,先后组建了4个火力团,每个火力团会编列2个车载榴弹炮/自行榴弹炮营,一个火箭炮营。新疆军区还有一支装备有武装直升机和运输机的陆航某旅一个装备300毫米远程火箭炮、箱式远程火箭炮和PCL181式车载榴弹炮的炮兵旅。在改革以后,新疆军区整体炮兵编制达到12个营216门,在质量和数量上远远超过印军拥有的火力。新疆军区重视炮兵,也可以从今年的换装情况看出来:今年以来,我军已经有两个火力团两个营换装最新型的车载榴弹炮。

说完了编制情况,我们说说新疆的换装情况和目标装备。中印边境的态势是新疆军区的每次部队换装的“催化剂”,新疆军区每次大的编制体制改革都和印军有关。几十年来中印边境的起起落落,就让新疆军区成为了“当代中国坦克博物馆”,我军绝大部分等待换装的“圆脑袋”坦克主要集中在新疆军区。在80年代,新疆军区先后组建大量甲种编制的摩步师,下辖坦克团,目前驻乌鲁木齐的全军最后一批白板59式坦克,就是这一时期组建的成果。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机械化兵力“鸟枪换炮”的印军加大了对边境地区的挑衅。为了应对印军大量购买的T-72M坦克,我军在天山的两个快反师“紧急”换装了当时我国坦克工业能够提供的最先进的坦克装备——88A型。88A型坦克最终生产了200辆左右,正好满编了两个装甲团。为什么说是“紧急”换装,是因为当时我国只定型了火炮威力相对小一点的88B型坦克,并未定型装备94式105火炮的88A型坦克。而88A式坦克最终等到2010年才定型,成为122二代坦克大家族里倒数第二晚定型的车辆。而随着1998年我军自用版本的96式坦克完成定型,驻扎和田的机步团也终于“鸟枪换炮”,换装96式坦克。

新疆军区现在有一个团59,两个团88A,一个团96,算上76集团军的一个96A旅、一个99旅和一个99A旅,西部战区可以说是我国坦克工业70年集中成果汇报。新疆军区的一系列20年前的二代和二代半机械化装备也在今年的对峙中大量亮相,尤其是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奔赴热钦山口国门前线M1坦克迟到20年的相会。

不过相会归相会,面对印度陆军向拉达克地区边境一代部署T-90坦克的情况,老的88A坦克自然在这种“脸对脸”的部署中要吃亏。本次88A驻训的地点在斯潘古尔湖前线米的某哨所。该哨所靠近地势较为平坦的热钦山口,距离实控线较近。

热钦山口是中印边境西段少有的,适合机械化部队展开的地段。这样一个兵家必争之地,自然印度人也不愿意丢面子,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印两军的步兵在热钦山口进行过多轮“冷兵器搏斗”。在“冷兵器夺取山口”失败以后,印度人把14军的坦克和步兵战车调了上来,中印两军的机械化部队在此地面对面对峙,局势较为紧张。如果央视新闻报道的镜头转上90度,那么我们可以看见印度14军独立装甲254旅的T72M1坦克、BMP-2步兵战车,以及从去年开始就部署于此的印军帐篷。

这种直接的对峙也反映出新疆装甲战斗的特点:虽然我军坦克拥有夜战、机动能力和火控的优势,但是在热钦这样预设战场面对面的对峙中,我军的坦克很难发挥出这些优势来,这也是为什么“皮糙肉厚”的“拂晓雄关”会在去年夏天“加勒万河谷”一出事后,就紧急调运到斯潘古尔湖前线A的诸多技术指标虽然是10年前定型的,但是依旧优于印军目前主力坦克。不过99A还面临许多问题。它虽然经过了高原特化,在高原上也能发挥其优秀的机能力,不会损失太多功率,但作为一款55吨的坦克,在后勤维护、机动部署与通过性上会遇到难题,很难在部队需要的时候到达指定位置。这也是为什么99式、99A及其后继型号,目前仍然普遍列装在后方的76集团军,而不是新疆军区前线部队。

而目前新疆军区快反部队转型以后装备的15式坦克,很难在这样脸对脸的对峙中占得什么便宜。这就对一款在防护和机动上较为均衡的,能替换88A和96式坦克的新型40吨级坦克提出了需求。

这里也不卖关子了,96B坦克在这几年坦克两项大赛表现良好以后,已经基本满足了军方的需求。未来,新疆军区的主力坦克,就是即将列装到部队的96B坦克。当然,96B坦克的未来远不止新疆军区。我军对台战备的各个合成旅对于40吨级的坦克有明显的需求,因此未来96B的采购数量,会比设想的要高很多。未来新疆军区将会建立三级坦克体系:阿克苏某部作为快反部队装备15式坦克,和田某部的昆仑铁骑将装备96B坦克,而后方的76集团军,则装备更重的99A型坦克。

正如前文说的那样,印度的冒进往往会加速我军机械化装备的换装。而除了坦克以外,我军这一代机械化装备基本上都是10年前甚至更早技术定型的。我军各个机械化装备的子系统,经过接近十年的发展,各种装备改进的B型号不断亮相。随着印度方面继续在边境地区保持高压态势,这些新的机械化装备,在换装火力系统、信息化系统和防护能力以后,也会在未来加入新疆军区各个合成部队的作战序列,对印军从国际市场七拼八凑的机械化兵器形成“降维打击”,

新疆军区的编制改革情况总体而言符合我军和我国的总体战略。我国的总体战略是“西守东攻”,讲究“边境态势可控”。说到底,中印边境西段虽然幅员辽阔,但是地理环境恶劣,海拔高,无法组织旅一级的机械化攻势。中印边境西段以在预设战场打攻防战为主,东段则是以立体夺控要点的进攻为主。因此,西段我装甲比例较小,东段我装甲兵力则可以形成“降维打击”。

对于中印边境的态势,印军自然“心知肚明”,但具体到地缘政治实践上,印度一直靠体量玩帝国主义,现在惹到了一个体量比它大得多的国家,陷入到了一种彻底的盲目当中。如今印度在国内矛盾不断、GDP增长率约为-8.9%的情况下,依然要提高装备采购费,大力投资本国军工业发展,来填补空军、机械化炮兵和防空导弹部队上中印之间的差距,这是一种“逆潮流”的行为,不利于印度长期竞争。

对于印度这种逆潮流的盲动的原因,我觉得还是留给国别研究的专家去解释比较好,毕竟当年伟人想了10天10夜都不知道印军想干嘛。但是,这种军事冒险会促使我国未来数年内继续完成装备换装。毕竟中印国力在已知的未来会越拉越大。作为一个能独自主70年,拥有完善先进军工体系的国家,中印军事态势的主动权,是掌握在我们手里的。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一周军评: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