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IP生态链的“大阅文”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这点随着昨日(6月3日)“大阅文”概念的提出,在战略层面被予以明确确认。很显然,随着程武这位“身兼数职”的领导者的加入,整个阅文都在换一套打法。

过去,在阅文拆分独立上市后,其与腾讯影业、动漫、游戏等的协作,更类似不同公司间的常规合作,而不是大公司内部的协同作业。而现在,随着“三驾马车”接连驶过《庆余年》《赘婿》两座里程碑、阅文一次性启动“300部网文漫改计划”,一条涵盖网文、有声、出版、动漫、影视、游戏、IP商品乃至线下消费业态的“IP生态链”已初步成型。

6月3日的2021阅文年度发布会上,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宣布了“大阅文”战略升级,明确阅文将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程武指出,在全新战略下,网络文学业务将着力夯实内容底盘,旨在培育出满足更广泛用户需求的好作品,并给作家带来更长期的收入;“大阅文”战略推动IP生态链进入实践环节,把人才、资源、不同内容业态有机结合起来,做好IP的顶层设计和落地开发。

同时,发布会宣布了“大阅文”的愿景:“为创作者打造最有价值的IP生态链,成为全球顶尖的文化产业集团”;及全新使命“让好故事生生不息”,从创作和开发层面,让好故事不断诞生与延续。

当阅文变成大阅文,其变化我们早已提前感受。而更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中文市场重要的IP集散地,阅文的这种变化将给整个IP产业带来什么?

IP概念兴起至今,影视圈对其又爱又恨。但事实上,IP热潮并不仅仅是中国资本急功近利、人为搅动的结果。对照美国、日本,好的故事跨越媒介、突破次元,获取影响力的同时带来可观的收益,已经有许多先例。对IP进行多元开发,是文娱产业走向成熟的必然。

而且不得不说,合适的网络IP遇上合适的开发团队,确实给国剧注入了许多新鲜血液。只不过,早期大家摸着石头过河,操作不够成熟,以至乱象丛生,留下诸多遗憾。

影视寒冬与新冠疫情交替冲击之后,影视行业逐渐回归理性,急需优质的、商业化能力强的内容来恢复元气。如此,拥有强世界观、并且与Z世代共同成长的网文、动漫,价值进一步凸显。

而另一方面,在娱乐消费高度丰富,多种内容形式共生的时代,网文也需要重新确立自身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对于上游这些内容平台来说,加速旗下作品的IP化,是当务之急。

总而言之,产业似乎从未如此需要上下游之间的携手合作,也从未如此呼唤更加科学、有效的IP开发方式。

对于这一问题,各环节的有识之士都进行过思考。阅文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作为IP平台,视角更为宏观,不局限于单个项目。并且相比影视圈,其更倾向于从保存与释放IP价值的出发点去考虑。毕竟,如果IP剧甩不脱“粗制滥造”的帽子,网文平台的品牌价值与未来的版权生意都会受到波及。做IP开发,网文平台本身肯定是最“爱惜羽毛”的,因为它不是一锤子买卖。

或许正因如此,除了一些老生常谈的行业弊病,程武在此次发布会上还特别提及了IP内耗的负面后果:“我们经常看到,由于各个开发环节没有协同,改编内核不统一, ‘人设打架’经常发生;很多IP被盲目开发,没有长线规划,让IP价值被白白消耗;此外,我们自己也经常体会到,行业人才缺乏,找到既懂IP内容又懂后续开发的团队非常困难。”

以IP为核心,打通全产业链,这些话术并不新鲜。但放在以往,这些可能仅仅是“故事”,动听却难以实现。如今的阅文与整个腾讯新文创生态深度融合,似乎终于有能力、也有意愿推进这一设想成为现实。

2014年以来,IP浪潮席卷影视圈,阅文旗下许多IP也进入了价值收割期,版权业务如火如荼。但单纯的版权售卖很快显露出弊端。一年年过去,阅文集团对外授权的作品数量、品类稳定增长,版权营收也水涨船高,改编剧的品相与成绩却始终参差不齐,甚至出现了“IP失灵”等论调。

2018年,阅文收购头部影视公司新丽传媒,试图进一步深入IP影视开发链条。然而受大环境及协同程度不够的影响,双方迟迟未能实现互相赋能,直至2019年的《庆余年》。

作为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联动的首次尝试,该剧收视口碑均大获成功,一条明路就此显现。2020年4月,新管理层的到来使得阅文的升级方向更加明确。

2020年8月,阅文集团发布上半年财报,表示从首次亏损中意识到了“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并承认“阅文与新丽传媒的整合远未取得全面成功,且进度不及预期”,未来要将“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的规划”、“实现IP运营的规模化”提上日程。

很快,2020年10月,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大影视业务主体以一个整体影视生产体系的姿态亮相,联合发布多个IP项目。发布会上,程武表示,不仅希望这“三驾马车”可以形成一个战队,深入、系统的提高IP影视化效率,也希望能够在网文IP影视化方面摸索出一套高效、高质的打法,为中国的数字内容产业贡献新案例、新思考。

2021年3月,阅文集团发布了2020全年财报,集团业绩强势反转,且新丽传媒下半年收入远超市场预期。不仅如此,新管理层的IP思路也进一步明晰,剑指万亿级新市场。

随财报发布的对投资人的信中写道,“在过去,每个IP授权协议都随着一串销售数字结束;而今天,每个IP授权协议都是一个IP长期价值产生的开始,阅文集团会与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展开充分合作,为实现IP的长期价值增长共同努力,打造IP行业生态,并从IP的长期价值创造中获益。”

为支撑上述决策机制,阅文建立起了以IP为核心的业务中台,包含作家服务、IP筛选规划、生态联动三大职能板块,不仅使得授权管理更加规范,更为未来工业化的IP开发体系打下基础。

而在最新的年度发布会上,阅文进一步提出了关于构建IP生态链,让IP开发提质增效的构想。“中国数字内容产业已经到了必须‘握紧拳头’的时刻,IP生态链就是突破天花板、对抗不确定性的钥匙。”程武表示。

回顾阅文在过去一年的思路转变,贯穿始终的是IP开发的工业化、规模化,以及对单个IP的深耕细作与长线运营。

其背后原因也不难理解。从行业层面看,经过多年来的花钱买教训,加上疫情“黑天鹅”的点醒,行业对IP开发的认知有所长进,已经有许多人认识到,眼光放长远,各环节携手共赢才有光明的未来。

并且,阅文所依靠的腾讯新文创生态十分齐全,腾讯影业更是成立之初就确定了“不孤立做影视”的态度。如此,相比其他IP平台,阅文更有条件进行IP全链开发的尝试。

而从阅文本身来看,阅文旗下IP,特别是热门的历史、玄幻题材,大多篇幅长、想象力丰富、世界观宏大,相比于言情,更加适合对标漫威或者经典日漫IP,进行跨越线上线下的长期开发,相信这也是许多读者喜闻乐见的。

阅文的“IP生态链”没有仅停留在战略阶段,发布会上,围绕有声、出版、动漫、影视、游戏、IP商品和线下消费业态等各个环节,阅文梳理了三级开发体系:

其中,有声和出版为第一级推动力,能够丰富阅读场景,以较轻量的方式为IP巩固、拓展粉丝;动漫、影视和游戏是第二级推动力,并为IP提供视觉基础,兼具“放大器”效应;IP商品化和线下消费是第三级推动力,贯穿动漫、影视、游戏各类内容业态的衍生品开发,是“大阅文”未来的重要探索方向。

阅文集团版权业务负责人、腾讯影业高级副总裁、腾讯影业电影业务总裁邹正宇具体讲解了战略升级后的阅文集团在IP版权业务方面的最新思考:

首先,有声和出版由于制作成本和周期相对轻量,产能高,门槛低,适合作为第一级推动力,用于巩固书粉,拓展新用户。并且,网络文学节奏性强,内容粘性高,也非常适合有声的改编。

阅文与腾讯音乐集团、喜马拉雅等平台的合作产生了多部爆款。《大奉打更人》有声作品上线万。如今,作品播放量更是突破7000万;《仙门走出的男人》播放量累计达35亿;《赘婿》有声作品在电视剧热播期间也获得了非常强的IP联动效应。

其次,动漫、影视、游戏,是第二级推动力。一方面,它们能够逐步帮助作品破圈,扩大影响力,另一方面,它们能够为纸面上的小说构建视觉形象。从主题公园时代到虚拟偶像时代,海内外有充足的案例证明,一个足够鲜明、足够讨喜的视觉形象,对于IP生命力与商业化能力能够产生多大的影响。

邹正宇还特别提到,在“大阅文”战略之中,动漫是重要的IP源头与放大器,是IP生态链中,为好故事建立视觉基础的重要环节。例如,由《从前有座灵剑山》改编的动漫,不仅收获了大量粉丝,动漫里的人物造型、场景画面、故事风格等元素,也成为了影视剧、游戏设计的重要参考。

动漫业务一直是新文创生态中的有力支柱。邹正宇也发布了一些最新进展。漫画方面,2020年底宣布的“300部网文漫改计划”预计今年将同步开发《牧龙师》《穹顶之上》等100余部作品,和快看漫画合作的第一批30多个网文IP也正在推进当中。

动画方面,“大阅文”的动画项目IP覆盖传奇物语、未来幻想、都市超能、青春探险、超燃竞技、怦然心动六大系列,近期正在开发的已经超50部,包括《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从红月开始》《鬼吹灯》《全球高武》等等,合作平台包括腾讯视频、B站和爱奇艺等。

他表示,未来,动漫业务要在坚持原创的基础上,持续加强规模化改编能力,提高成功率和爆款率,与影视、游戏、衍生品等环节形成强联动。

游戏方面,因为不少网文本身就是游戏题材,所以阅文IP与游戏具有高度的契合性。阅文旗下部分IP在游戏领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未来,《斗罗大陆》《鬼吹灯》《诡秘之主》《凡人修仙传》等IP授权改编的游戏也将陆续上线。

影视方面,过去一年,“三驾马车”更加深入、系统地切入IP影视化改编领域,《庆余年》《赘婿》影视化改编取得成功,《1921》《人世间》《心居》“时代旋律三部曲”也在筹备。

阅文集团影视业务创作委员会联席负责人、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指出,未来在“大阅文”战略下,阅文的影视业务将坚持四大发展方向:精品化、系列化发展战略,保证多元化选题;深化年轻创作力量的培育,挖掘有潜力的青年导演、编剧、制片人;注重影、视协同发展,原创内容、改编作品齐头并进;拥抱创新,探索分账剧、短剧等细分领域新发展。会上披露,2020年阅文与微视“火星计划”合作的剧集已获得亿级播放量。

最后,IP商品化与线下消费作为第三级推动力,将是“大阅文”未来探索的重要方向。这片市场成长之快,近两年也是有目共睹。“在全球商业价值排名前50的IP中,有26个IP的主要收入源自商品化。近些年,国内市场也在快速成长,有行业报告显示,仅“手办”这一细分领域,市场规模便有望在未来2-3年接近百亿级别”,邹正宇表示。

年初,阅文成立“IP增值中心”,将发力消费品供应链、全品类潮玩、线下实景消费三大赛道,加深与产业上下游的合作与联动。现场,阅文宣布在了剧本杀领域将与芒果TV、熹多文化、探案笔记等围绕阅文IP做主题开发,并与万代等合作开发盲盒玩具等新计划。

不管泡沫还是寒冬,都必须承认,网文IP已经是国剧第一大创意来源,在文娱领域占据着重要地位。2020至2021,国内文娱领域多有震荡,我们由衷希望,不破不立,诸多变化最终开启的会是一个更好的时代。而“大阅文”会成为其中的头号玩家吗?我们且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要做IP生态链的“大阅文”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