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汪丛青:“元宇宙”让消费者和市场有点混乱

近期,“元宇宙”之火已经从游戏圈蔓延到了投资圈和消费者。然而在所有人都在大谈“元宇宙”时,真正理解“元宇宙”的人并不多。

游戏技术厂商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周末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最近好几家公司说他们是做元宇宙游戏的公司,突然股票就涨了30%,这从创业者的角度也是可理解的,但是会让消费者和市场感到有点混乱。”

汪丛青认为,“元宇宙”的概念突然被Facebook等厂商带火,因为“资本市场也需要有一些故事”。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刚好Facebook这两天也推出一款智能眼镜,虽然这款眼镜与元宇宙没有一点关系,但是消费者会误以为两者有关。从营销的角度Facebook是很聪明的,但是实现元宇宙的终极梦想还是有距离的。”

今年以来,Facebook股价涨幅已接近40%。Facebook创始人CEO扎克伯格已经成立了“元宇宙”团队,专注于开发相关产品。

“2016年大家都在说VR元年来了,但是到2017年和2018年,市场出现了明显的回调,因为VR设备和用户的预期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汪丛青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GPU很贵,要花钱买一个大电脑,另一方面是VR设备也很贵很复杂,很多用户认为使用起来麻烦。”

近两年来,硬件的成本开始下降,并且出现了方便佩戴的VR一体机,给了玩家更多可以沉浸式参与的机会。“越来越多的玩家追求戴上VR设备后的游戏体验,这也给了厂商重新讲故事的机会。”汪丛青表示。

汪丛青表示,疫情极大地刺激了游戏行业的需求,VR头显设备的出货量也大幅增长。IDC的报告预计,到2025年,VR头显设备的全球销售额将增至2860万美元。

字节跳动公司近期通过收购虚拟现实初创公司Pico,迈出了创建“元宇宙”的重要一步。字节跳动公司还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一款全新的Neo 3头戴VR设备。

研究机构IDC在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写道,Pico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增长 45%,在VR头显设备市场中排名第三,仅次于Facebook的Oculus和中国公司大朋,并超过HTC和索尼。

不过汪丛青认为,“元宇宙”在互联网中其实一直存在,并不是新的概念,只是随着消费电子技术的发展,人们在“元宇宙”中的体验越来越接近真实世界。

以音乐会的场景为例,疫情之后很多音乐会无法现场进行,如何让人们在虚拟世界中有亲临现场的沉浸感,这就需要创建一个独特的“元宇宙”世界,让全球任何地方的观众都能够参与进来,并能与表演者互动。HTC内容团队正在进行这一场景的测试,还计划发布一款配套的VR显示设备提升用户的参与体验。

但是这种全新形式的音乐会收入分配也需要重新制定。目前HTC正在与音乐授权、唱片公司和艺人管理机构谈判,但票价尚未最终确定,预计在10-20美元。票价可能包括音乐会入场券和个性化头像,这些头像可以作为非同质化代币 (NFT) 拥有并在活动结束后继续保留。观众还可以为他们的化身添加付费服装和配饰。

“人们在乎自己在虚拟世界的化身形象,是因为这实际上也反映了他们在现实中的实力。”汪丛青表示,“一些人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梦想,他们希望能在元宇宙世界里实现。”

他还表示,“元宇宙”有一套自己的规则,并且参与者都能成为规则的制定者,这也是吸引年轻人的主要原因之一。“现实生活里我们每个人都喜欢自己说了算,他们在玩游戏时,也往往带着这种想法。”汪丛青表示。

但他同时强调“元宇宙”世界带来的伦理问题,比如隐私,并呼吁厂商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可以用新的技术去改善我们的生活,但是也要防止有人用新技术做坏事。”汪丛青表示。

“现在做元宇宙的很多社交媒体都是用广告赚钱的公司,它不可能去做一个新的东西而不带有其他目的,而且在元宇宙里广告也一定会存在的,所以用户在使用一些设备或者玩游戏时也要提高警惕,防止自己的隐私信息被用作商业用途。”汪丛青表示,“从行业从业人员的角度,对于这个技术我们也要早一点去关心它,知道有哪些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并尽早去避免它。”

除了隐私问题之外,青少年游戏上瘾也值得各方关注。“针对孩子会不会迷上,我就说是不是可以一天规定玩多少时间就必须停下,或者是父母有一个软件可以让他管理控制小孩子玩游戏的时间,这些都是需要行业和企业共同探讨的。”汪丛青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实用干货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所有资源均可以免注册下载,扫码支付更方便。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
实用干货 » HTC汪丛青:“元宇宙”让消费者和市场有点混乱